乐窝网小说大全漫画推荐搞笑动图最新标签
Z 您现在的位置:小说推荐 >周诚孙文倩全文免费大结局 周诚孙文倩小说在线阅读

周诚孙文倩全文免费大结局 周诚孙文倩小说在线阅读

2020-10-17 16:03:51来源:乐窝网作者:山高水流

周诚孙文倩是著名作者山高水流经典小说中的主角,小说文笔对于细节的描写令人惊叹,相对于山高水流之前的作品进步确实提升了很多。咱们接着往下看“周大师,您看这尊西周青铜兽面纹酒樽怎么样?”“水货。”“周先生,那您瞅瞅这座唐宋时期佛经警世钟如何?”“赝品。”“周爷,这枚汉武帝亲篆飞血连天印章……”“臆造品。”重重包围之下,一个年龄约莫二十来岁的青年惜字如金,却说的周围人无不截然色变。“呔,周诚小贼!任你舌绽莲花,难不成这么多珍宝中,连件真品都没有吗?”年轻人默默回头,眼神中尽是同情:“你还真说对了。”“一二三四五……六老婆,把你切肉的那把鱼肠剑拿过来,给这些老不死们开开眼!”“让他们看看,什么才叫传!世!之!宝!”

《捡漏》 第十九章 找上门来 免费试读

“这不是冯老的徒弟吗?怎么沦落到逛鬼市的下场了?”

“穷的揭不开锅,专程跑来抢我们的饭碗吗?”

“姓周的,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啊?”

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,周诚撇了撇嘴,很是随意的把手上的东西放下。

“余老板,又有什么好物件打算送给我?”

周诚和孙文倩身后,站着的不是鸾凤街庆元堂余正德又是谁?

提及好物件,余正德脸色刷的黑了下来:“周诚,你少他妈得意,不就是一对核桃一个手串吗?老子家大业大,就当是发好心打发要饭的了。”

冷哼了一声,余正德比了比手上的锦盒道:“跟这东西比起来,你赢的那两个东西根本就是垃圾!”

周诚只扫了一眼,便把头转了回去:“哦。”

见周诚反应如此平淡,余正德咬牙切齿,恨不得把眼前这毛头小子扒皮拆骨。

孙文倩一脸疑惑的看了看余正德,又低声道:“这人是谁啊?看起来好傻?”

声音虽低,但在本就安静的鬼市上,余正德听的一清二楚,面对孙文倩“傻子”的形容,余正德呼吸立即变得粗重起来。

“本来就是个傻子,不用管他。”

周诚自顾自端详自己看上的那件东西,语气寡淡。

听到周诚的评价,余正德“啪”的掀开锦盒:“睁大你的狗眼好好看看,正儿八经的建窑银兔毫茶盏,比冯都未那几只杯子不知道好了多少倍。”

锦盒打开的瞬间,一抹银光迸发,再加上余正德毫不克制的音量,引得周围无数人都看了过来。

“像你这样的家伙,遇到过这种东西吗?”

端着锦盒,余正德神色飞扬,脸上带着遮掩不住的得意:“这种东西放到拍卖会上,没有几十万,碰都不会让你碰一下。”

再度放下手中的物件,周诚一脸嫌弃的回头看了看锦盒。

“然后呢?”

“曹!”

第二次了,这小子已经是第二次露出这种表情了。

余正德的好心情瞬间被打消殆尽:“然后?像这样的珍宝,你一辈子能遇到一件吗?”

“那还真不一定。”

周诚随口回了一句,而后抬头看向摊主:“这盒子多少钱?”

摊主竖起三根手指晃了晃,周诚稍稍点头,让孙文倩第二次扫码付账,三千块钱,香盒到手。

注意到周诚的动作,余正德随手合上盖子,冷笑道:“哟,稀罕了啊?穷狗也有钱买东西了?三千块钱,还真是好多啊?”

余正德口中啧啧有声,脸上挂满讥笑。

“这么贵的盒子,都快吓死我了?”

晃了晃手,余正德咧嘴道:“我手里这东西,勉强能买一百个这样的破烂。”

视线下落,注意到周诚手里的盒子,余正德又控制不住的笑道:“不对不对,是我说错了,应该是连破烂都不如的垃圾。”

“周诚啊周诚,身为冯老的学生,你这眼光也不怎么样啊?居然挑这么个垃圾出来?”

“不准说周大哥买的东西是垃圾!”

听着余正德阴阳怪气的声音,站在旁边的孙文倩终于忍不住了。

只见孙文倩一手抓着周诚衣袖,一手指着余正德道:“我们买什么东西,要你管?”

“我当然管不着。”

被孙文倩指着鼻子训斥,余正德也不生气,反而乐呵呵的摆手道:“只不过,身为行里的前辈,见晚辈打眼买了假货,我心里,那叫一个痛啊。”

嘴上说着心痛,可看余正德表情,分明就是幸灾乐祸。

“你……”

孙文倩还想开口,周诚抬手将其拦了下来:“谁打眼,还不一定。”

把玩着只有巴掌大小的香盒,周诚抬头,眼神中多出些许玩味。

“既然碰上了,不然,咱们赌一赌?”

提及“赌”字,余正德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住。

第一次跟周诚赌,他输掉了自己的文玩狮子头,第二次赌,把自己盘了许久的黄花梨木手串输了,这第三次……

“怎么?”

周诚上前一步,气势咄咄逼人,和平时表现大相庭径:“余老板怂了?”

“怂?”

余正德重重哼了一声:“我余正德,自打生下来,长到现在,字典里就没‘怂’这个字!”

“那咱们赌一赌?”

周诚再度逼问,余正德张了张嘴,好半天都没说出话来。

两人僵持的过程中,不知道从哪儿传来两个字:“真香。”

周遭顿时响起一阵哄笑声,孙文倩更是笑的花枝招颤,若不是拉着周诚的袖口,怕是都要笑的蹲下去了。

“既然不敢,那就别在这里大放厥词。”

周诚撇了撇嘴,转身朝远处走去:“怂货。”

“赌,为什么不赌?”

周诚还没走出两步,一道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声音响起:“我最看不惯的就是这种张狂之徒,更何况还是丧家之犬的狂徒。”

脚步一僵,周诚脸上的表情渐渐淡去。

孙文倩拽了拽周诚袖口以示询问。

一身休闲西装,双手插兜的年轻人语气疑惑道:“刚才不是挺牛气的吗?突然不说话是几个意思?”

周诚脸色阴沉的转身:“周瑞!”

站在余正德身边的那人,不是周家大少周瑞又是谁?

周瑞云淡风轻,跟脸色阴沉的周诚比起来,根本就是两个极端。

“我这个人最喜欢赌了。”

目光落在孙文倩的身上,周瑞淡笑道:“而且我还特别喜欢跟那种不知天高地厚的人赌。”

顿了顿,周瑞还刻意对着余正德道:“余老板,你不会介意我接盘吧?”

“不介意,当然不介意。”

余正德光秃秃的脑袋反衬着月光,脸上挂满笑容:“毕竟这建盏,原本就是您的。”

似乎早就习惯了余正德态度,周瑞嗯了一声,这才看向周诚:“你现在还要赌吗?”

良久的沉默,整个周围的人都下意识的收敛动静,等待着周诚的下文。

周诚他们不认识,可周瑞这位天城区数得上号的大少,却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,所以在场的人全都摆足了看戏的架势,一个个就差坐着小马扎揣一捧瓜子了。

见到周瑞,孙文倩轻轻捏了捏周诚的手:“周大哥?”

“赌!”

一字出口,周诚仿佛挪开了心头的一块巨石一般,深深的舒了口气后,转身走到周瑞身前五米的位置。

“既然你有心给我送宝,我当然要赌!”

最新推荐

Copyright © 2017-2018 www.625u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乐窝网 版权所有

投诉联系:sanxiafei#gmail.com